新聞熱線:023-61520695 舉報電話:023-61520697

回村去!尋找鄉土中國的“活力密碼”

2022-03-16 09:28:43  來源:光明日報

【返鄉手記】

編者按:

近期發布的2022年中央一號文件,對鄉村發展、鄉村建設、鄉村治理作出全面部署?!按罅ψズ棉r業生產,促進鄉村全面振興”,也是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2022年政府工作任務之一。

家鄉是游子永遠的牽掛。這兩年,新冠肺炎疫情降低了人們返鄉探親的頻率,但很多“到田野做學問、向社會學知識”的知識分子依舊沒有停下在鄉間探索的腳步。我們邀請幾位“歸鄉者”,講講鄉村振興戰略背景下他們眼中的鄉村生活圖景,讓大家感受鄉土中國在文化習俗、生態建設、經濟發展等方面的變遷。

讓鄉土文化植根田野、蓬勃生長

講述人:中國農業大學人文與發展學院教授 何慧麗

我自小在黃河岸邊的村莊里長大,真正是“生在村社里,長在田野間”,對山村的環境、人事都有深厚感情。2012年以來,我在河南靈寶市小秦嶺山腳下的鄉村里,以創立的書院型公益組織“弘農書院”為平臺,以“鄉土文化的復興和發育”為切入點,開展“弘農試驗”。9年多來的“弘農試驗”可以用16個字概括——“孝親為根,生態為本,合作為綱,文化為魂”。

2022年春節期間,我帶著大學生調研團隊在靈寶市某村莊進行調研。這個位于黃河中游的村莊風景曠秀,生態宜人。村里有300多戶、1000余人,但常住人口僅600余人。調研發現,人們的生活越來越好,但同時,傳統意義上的家文化、孝親文化似乎有所弱化。該村外出務工或讀書的人占一半以上,受疫情防控影響,回家過年的人少了,“孝親禮儀”也日益少見了。這引發了我的思考:我能為家鄉、為鄉土文化做些什么?

我18歲時揮別家鄉外出求學,但研究方向一直沒有離開鄉村。2003年,我掛職蘭考縣副縣長,親身投入鄉村建設。其他時候,除了完成大學里的教學、科研工作,我絕大部分時間都扎在村莊里,每年駐村時間超過3個月,在豫東開封的蘭考、通許、杞縣等地村莊調研了近10年。對我而言,家鄉意味著情感、學問和行動的高度合一。沒有鄉愁、鄉戀和鄉建,就沒有我的生命價值、學問成績。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在看望參加全國政協十三屆五次會議的農業界、社會福利和社會保障界委員時強調,鄉村振興不能只盯著經濟發展,還必須強化農村基層黨組織建設,重視農民思想道德教育,重視法治建設,健全鄉村治理體系,深化村民自治實踐,有效發揮村規民約、家教家風作用,培育文明鄉風、良好家風、淳樸民風。這讓我深有感觸。作為一名人文社科領域的知識分子,我密切關注著靈寶市的鄉村振興行動及其成果。靈寶每年開展“靈寶好媳婦”、“教子有方”好家風評選、中國農民豐收節之中國(靈寶)蘋果文化節等活動,有效提升了靈寶的文化教育價值、生態涵養價值。

文化振興助力鄉村振興。以文化教育為先、為根、為魂,注重新農人培養,是鄉村可持續發展的關鍵。

把思鄉之情化作實際行動

講述人: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 常紀文

每當看到蒸魚、蓮藕、糍粑等美食時,我總是想起家鄉——魚米之鄉湖北監利市朱河鎮。從兒時起,每到農歷臘月二十四,外出務工的人們便紛紛返村,家家曬臘貨、攤豆皮、擂糍粑、打豆腐,至今未變。到了大年三十,更是戶戶貼春聯、掛燈籠,擺一桌豐盛的傳統特色菜?,F在條件好了,會擺上大閘蟹、水煮蝦等品質菜。這種年味,是遠方游子最強烈的期盼。

2021年,我返鄉兩次,發現家鄉又有了新變化。河道更整潔了,推行河長制的文字公示牌上加了二維碼,村主干道兩旁種植了桂花樹苗……環境更整潔,水體更清澈,空氣更透亮,我似乎已經看到了產業興旺、生活富裕、生態良好的鄉村振興新圖景。

和鄉親們聊天,很多人的“念想”也更具體了:鄉村經濟集約化發展,以培育更多龍頭企業;鄉村教育走優質化發展之路,以培養更多鄉村振興需要的人才;有效防治農村農業污染,以改善區域和流域生態環境……

近幾年,我每次返鄉總是征求鄉親們的建議,結合自己的研究與實踐,組織一批志同道合的遠方游子開展活動——為家鄉村組織捐贈垃圾分類桶,樹立垃圾分類宣傳欄;為村兩委和村民代表講授垃圾分類課程;組織捐贈桂花樹苗,讓家鄉變成生態特色村;疏通農田水系,改善家鄉交通狀況等等。2021年,我們組織社會力量為家鄉小學捐贈了一批圖書、電腦和手機,捐建了國際半道標準游泳池,今后將作為荊州市首個鄉村小學游泳教學池,對中小學生免費開放。

我們期待家鄉的人才隊伍繼續壯大,產業發展更加興旺,生態環境越來越美麗,百姓生活再上一層樓。只有家鄉美麗了、鄉村振興了,我們這些遠方游子心里才踏實,對家鄉的未來才更有信心。

系緊城鄉溝通的精神紐帶

講述人:濟南大學文學院講師 白洪譚

郭白村是我的家鄉魯西平原上一個普通的村子。一到過年,父親總會帶著我和弟弟回到村里。家里老屋已多年未住,村里很多年輕人也陸續離開。但回來掃掃院子、貼貼春聯,和村里老人說說話,總能給人一種莫名的踏實感。

老家至今還保持著一些過年的習俗:蒸花糕、炸年貨、貼春聯、走親戚等,村頭巷尾充滿了熱情的問候。

對于很多遠離鄉土、進城生活的人來說,過年提供了一個機會,讓他們從被工業化和城市化主導的生活中抽離片刻,享受情感的溝通,積蓄前行的能量。在中國人的情感世界里,這是城鄉之間一根獨特的精神紐帶。

攻讀博士期間,我就在家鄉開展鄉建實驗,把家里的老宅改造為“文光書院”,邀請了許多學者朋友到村里給孩子們講學。近年來一次次返鄉,我每次都能感覺到家鄉的變化:路修通了,村容村貌整潔了,小學變漂亮了……這些變化讓我開始尋找和記錄鄉村振興的重要推動力,也讓我看到了很多基層工作者的辛勤付出。這些村干部、駐村干部、包村干部、第一書記、科技特派員、基層警務人員、返鄉新農人,以及市、區、鄉鎮聯系單位和企業的工作人員等,是鄉村振興的中堅力量。他們和村民一起努力,讓鄉村變得更美好。

當然,在鄉村日漸宜居的過程中,我也注意到了一些離開家鄉,到城里給兒女看孩子的老人。隨著二胎、三胎政策逐步放開,這些“因孩進城”的老人成為青年人養育子女的重要幫手,也成為城鄉交流的又一紐帶。如何安頓好他們的身心、發揮好他們的作用,也是鄉村振興需要考慮的重要問題。

在外求學、工作多年,雖然常自我安慰“此心安處是吾鄉”,但我依然堅持認為,只有在故鄉,心靈才最安寧。我希望和更多學人一起時刻傾聽鄉村的聲音,發現更多支撐鄉村振興的力量。

像“布谷鳥”那樣播撒信心與希望

講述人:清華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博士生、“探村博士聯盟”成員 張曾

2015年春節前夕,網絡上幾篇“返鄉體”文章引發了全社會對鄉村發展的熱烈討論,剛上大學的我也更加關注鄉村。中國鄉村未來會怎樣?帶著這樣的問題,次年暑假,我組織同學回到家鄉江西進行調查,來到了贛湘邊界的貧困鄉——江西萬載縣赤興鄉。

調查發現,即使那些較貧困的空心化村莊,也潛藏著鄉村文化的活力,而這種活力恰恰孕育著鄉村發展的動能。我們由此完成了題為《發展中的貧困山村:狀態、困境與行動》的調查報告,獲得2016年清華大學中國農村研究院“農村調查研究獎”,并在頒獎會上發言交流。此后幾乎每年寒暑假,我都對赤興鄉進行回訪調查,至今仍在關注。

2017年夏天,在和一位當地村民交流時,他滿懷期待地說:“你們是國家培養的大學生,一定要幫我們老表多想想路子,讓留在農村的人日子能過得更好?!边@不正是農民對鄉村美好生活的深切向往嗎?此后,我一直追問自己:如果只是問卷調查,對這些村民有何意義?我該怎樣為他們做更多事?不久之后,黨的十九大響應億萬農民期盼,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這讓我異常欣喜,也萌生了投身鄉村振興的愿望。

很快,我發起成立“布谷鳥”團隊,決定在村莊開展系列行動,推動貧困山村走向振興。布谷鳥,是農民的報春鳥、吉祥鳥,象征著春天和希望,我們希望自己像“布谷鳥”一樣,飛入廣闊田野為農民服務。2018年,我們以高校青年學生和村莊本土青年為主體,在江西萬載縣皂下村建立首個村級鄉村振興青年工作室,開展鄉村振興行動。我們基于調查研究,向基層政府提出了很多建議,相當一部分都被采納和實施了。

今年中央一號文件指出,要“創新農村精神文明建設有效平臺載體”。我對此深有感觸:很多外部力量在以各種方式促進鄉村發展,但是,當外部力量撤出后,應當留下什么樣的機制,又怎樣真正激發鄉親們自身的精神動力?為此,我們注重培養鄉村本土人才,持續發掘村莊內生動力。2018年春節前夕,我們發動村民組織“村晚”,克服了種種困難,全村老少80余人主動報名演出,近400人現場觀看,最終活動十分成功。從次年起,村莊當地青年就主動把籌備組織工作攬了過去,積極性越來越高。2019年開始,我們在寒暑假開展鄉村兒童文化藝術營,組織高校學生志愿者為當地兒童提供豐富的“第二課堂”活動,帶動鄉村的藝術教育?,F在,這一活動已經由當地大學生組織開展,影響范圍擴大到多個村莊。

我始終相信,只要青年人才的心靈不脫離鄉土,以各種形式投身鄉村建設,鄉村振興戰略就一定能夠化成鄉村發展的內在動力,中國鄉村的美麗田野就會處處響起“布谷鳥”之歌。

“探村博士聯盟”在行動

講述人:浙江大學醫學院博士生、“探村博士聯盟”成員 淡松松

我出生在陜西農村,自小生活在秦嶺終南山腳下,一直奔走于城市和鄉村之間,本碩博所學專業橫跨農、生、醫等學科,現正在浙江大學醫學院傳染病診治國家重點實驗室求學深造。經歷了30余年成長后,我切身體會到“知識改變命運”這句話,對家鄉的感情也更加濃厚。

我的家鄉位于秦嶺主峰太白山與終南山北麓交界地帶,2017年9月,這里成立了陜西省第一個村級聯合黨委——丹陽聯村黨委。這些年來,大批扶貧干部投身建設,幫扶貧困家庭、促進經濟發展,讓村里的基礎條件日益好轉、鄉村面貌煥然一新。然而,脫貧之后,在縮小城鄉差距、促進產業興旺等方面,仍有許多難題等待破解。

于是,我在業余時間翻閱了大量相關資料,嘗試尋求“解題秘訣”??吹焦r們積極參加獼猴桃果王大賽,我靈機一動:能否在優質獼猴桃產業上做文章?這個想法得到了村里大力支持,并且很快變為行動。我牽頭成立了秦嶺鄉創聯盟中心,吸引了一批“青年創客”來到鄉間大顯身手。為壯大鄉鎮基層村集體經濟,我又想到,可以因地制宜開啟“秦嶺藥王谷”特色醫藥康養項目,讓家鄉的綠水青山真正變為金山銀山。

我還深度參與了家鄉的疫情防控工作。從扶貧干部和村民們身上,我看到了基層的執行組織力、鄉土社會的文化紐帶和鄉村振興的巨大潛力。鄉村除了有自然環境、文化傳統等天然優勢,更有黨員干部們在脫貧攻堅中練就的務實經驗、堅強意志、過硬基本功。這些寶貴財富,輔之以日益改善的農村生活生產條件、醫療衛生狀況,都有利于有效阻斷疫情傳播風險,促成“大疫止于鄉野”。

2017年暑期,我參加了中國鄉村建設學院首屆研習營,成為第一個有醫學背景的跨學科學員。其間,我和各地多所高校的十余位博士生朋友共同發起成立了“探村博士聯盟”,旨在扎根鄉土,見證時代變遷,為鄉土發聲、助鄉村振興。如今,這個聯盟已經吸引了全國各地的博士近百人,大家“抱團”探索,為了心中的鄉土各展所長。

2022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支持脫貧地區發展特色產業”“增強脫貧地區自我發展能力”,給了我們更大信心與動力。我們深信,鄉村振興需要全民共同努力、久久為功,以“造血”和傳承的方式,實現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讓廣袤鄉村越來越美好。(王美瑩、張蕾、王斯敏)

?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意見反饋 Copyright201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農家科技、城鄉統籌發展網 版權所有
主管單位:重慶出版集團  主辦單位:重慶農家科技雜志社有限公司  城鄉統籌發展研究中心
協辦單位:重慶市發改委、重慶市城鄉統籌辦、重慶市教育委員會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渝B2-20170014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網出證(渝)字第002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渝網文(2016)4551-030號
渝公網安備50010802001019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50120180006 渝ICP備10015940號-1 技術支持:城鄉統籌發展網
亚洲美色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