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熱線:023-61520695 舉報電話:023-61520697

榮昌“蛋雞概念”集體經濟學

2020-11-12 14:15:41  來源:城鄉統籌發展網-鄉村振興雜志

城鄉統籌發展網-鄉村振興雜志記者 劉輝

“給你一只下蛋的母雞,村級集體經濟要養肥母雞,下的蛋歸你,雞還是我的?!?

這是重慶市榮昌區委書記曹清堯對發展集體經濟形象的比喻,也是對村級集體經濟提出的基本要求。

▲ 挖掘當地特色旅游資源是榮昌區集體經濟扶持的內容之一

☆應對鄉村困局:“蛋雞概念”破殼而出

無基礎、無特色、無優勢;沒錢、沒人、沒項目……

這是我國大部分農村面對的問題,也是重慶市榮昌區同樣面臨的問題。

榮昌區清流鎮黨委書記劉輝感受頗深,過去農村村級集體經濟“缺位”,很多工作難于開展。

“之前一個組集資建設的道路因水沖毀,需要修復,村集體沒錢維修,只能到上面‘跑關系’?!?

“逢年過節,村干部想慰問一下貧困戶,連慰問金都給不起?!?

“村里路燈壞了沒錢換,村干部一籌莫展?!?

……

劉輝認為,造成這些問題的原因只有一個:“‘空殼村’——村集體賬面上一分錢沒有,做什么都只能縮手縮腳?!?

劉輝用一句話道出了“空殼村”的“痛點”——村級集體經濟發展滯后,已經成為鄉村振興的一大“短板”。

據榮昌區農業農村委副主任李景富介紹,面對“短板”,榮昌區委區政府通過專題研究,認為村級集體經濟不振至少有四大弊端——

一是不能為群眾最終脫貧致富奠定堅實的基礎。

“空殼村沒有實力創辦集體企業,村集體無力成為農村經濟社會發展和農民持續增收的堅強后盾?!?

二是沒有資金維護農村基礎設施。

“國家投資建設的基礎設施村集體拿不出資金維護維修,只好發動群眾集資,增加農民負擔,造成村民與村干部間的矛盾?!?

三是村基層組織邊緣化,核心作用減弱。

“空殼村村干部對百姓關注的焦點、難點、熱點問題無能為力。村干部有私心、工作方法不當等原因使基層組織缺乏凝聚力而邊緣化,支部核心作用減弱?!?

四是產業發展帶動疲軟,產業項目分散。

“空殼村產業發展自由分散,缺少統領,市場競爭能力弱。少數地方百姓情愿外出務工,出現土地撂荒?!?

村級集體經濟的“缺位”,讓不少“空殼村”飽受困擾。發展村集體經濟,刻不容緩!

劉輝介紹,面對困境,榮昌區確定由區委組織部和區農業農村委牽頭,各部門配合,發展集體經濟。

劉輝說,榮昌發展集體經濟,最讓人振奮的是區委書記曹清堯在會上形象地提出了“蛋雞概念”,由政府出“股本”發展村級集體經濟,“股本”相當于母雞:“給你一只下蛋的母雞,村集體要養肥母雞,下的蛋歸你,雞還是我的?!?

對把“母雞”吃了——因投資項目不可持續導致股本金全部流失的;把“母雞”喂瘦了——因發展項目選擇不科學造成嚴重股本金“縮水”的;把“母雞”喂成了光打鳴不下蛋的“公雞”——在發展村級集體經濟中不作為三類情形,進行嚴肅問責。將各鎮黨委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納入黨委書記抓基層黨建工作述職評議內容,強化責任落到實處,確保財政資金的保值升值。

“蛋雞概念”破殼而出。效果如何呢?

☆破題集體經濟:構筑集體經濟的“經濟學”

榮昌區幅員1077平方千米,轄15個鎮、6個街道,151個村(社區),85萬人口,是一個傳統的農業區。

2016年,全區有89個村(社區)集體是典型的“空殼村”——除區、鎮財政補貼外,沒有一分錢經濟收入。

其余的62個村(社區),集體經濟收入也不多——每年多的就幾萬元、少的僅數千元。

“蛋雞概念”的提出,為榮昌破題集體經濟提供了發展路徑,其重點在于構筑集體經濟的“經濟學”——資金科學投入、項目發展因地制宜、利益分配公平、人才合理配備,一套按市場規律發展的多種形式集體經濟體系漸次形成。

●“母雞”投入科學性

榮昌對集體經濟堅決杜絕平均主義——撒芝麻鹽。講究的是投入科學性。

2018年,榮昌研究出臺了《榮昌區關于扶持村級集體經濟發展政策措施的若干意見(試行)》,從發展路徑、具體步驟、扶持政策、資源利用、獎懲激勵等給予政策支撐。同時,在統籌安排財政扶持資金的基礎上,還與農村商業銀行合作,開發“興農貸”金融產品,設立700萬元風險資金池,放大10倍資金效應,幫助村集體經濟組織貸款,解決資金困難。

當年,榮昌區整合財政資金,籌集3700萬元資金專門用于扶持“空殼村”發展集體經濟,將無集體收入的“空殼村”或集體收入較少的“薄弱村”共45個村作為試點,每個試點村給予50萬元至100萬元不等資金支持。

投入金額的大小根據項目而定。

項目采取各村自行申報、鎮黨委推薦、區里評審,相關人員實地考察后,再給予財政資金作為村集體興辦實體經濟的本金,也就是說給村集體送一只“下蛋的母雞”,運行則采取市場化機制搞股份合作。

區里還規定,如果出現發展項目選擇不科學造成股本金嚴重縮水、相關干部在發展村級集體經濟中不作為等情形的,將嚴肅問責、追回本金,確保資金保值升值,農民持續受益。

這些規定,運用了經濟學管理方式,科學嚴謹。

▲ 具有特色的“通安小棲”民宿

●項目發展因地制宜

為推動村級集體經濟實現增收,榮昌在充分調研的基礎上,將村級集體經濟發展方式劃分為3大類,實現3個同步發展。

一是鄉村旅游類。對自然資源較為豐富的地區,引導走“土地入股+項目經營”的路子,大力發展鄉村旅游,變青山為金山,變水源為財源,變荒地為寶地。如村集體成立旅游合作社,以扶持資金和集體土地入股景區旅游公司,按比例享受收入分成,并開發當地特色旅游產品增加收入。通過深度挖旅游資源,推動集體經濟與鄉村旅游同步發展。

二是農業產業類。對于農業基礎設施較為完善、農業產業較為發達的村,引導走“合作社+互助式”的路子,大力發展現代服務農業,把集體經濟發展與農民增收相融合。如村集體購買旋耕機、插秧機、無人機、烘干機等為種植大戶和群眾提供種、管、收、烘、賣全過程服務,既方便了群眾生產生活又增加了集體收入。大力發展現代服務業服務農業,推動了集體經濟與當地農民增收同步發展。

三是商貿服務類。對城鎮周邊的村,引導走“物業服務+基層治理”的模式,立足市場需求,創新發展項目,在城鎮規劃中找準發展的著力點。如村集體成立物業公司,接管轄區內垃圾清運、“三無”小區管理等,在改善老舊小區市容環境和治安狀況的同時,實現集體增收。此類服務拓寬了收入渠道,推動了集體經濟與周邊市場需求同步發展。

榮昌集體經濟發展方式3大類的劃分,立足自身資源、優勢、特點,投入相對較小,回報穩定,特殊情況下還會突破性發展,體現了經濟學原理。

●利益聯結激發內生動力

在榮昌區委書記曹清堯看來,發展集體經濟,激發內生動力是第一要素。因此,科學探索村級集體經濟收益分配制度,實現村民、集體及其他經濟主體的多方共贏,必須具有經濟學思維。

榮昌的做法是健全收益分配機制。出臺《村集體經濟組織收益分配方案(試行)》,明確收益分配的原則、比例,解決鎮街操作層面“依據不足”的問題,將大部分集體經濟收益作為后續發展資金,增強發展后勁。防止“殺雞取卵”、“竭澤而漁”。

明確對集體經濟組織管理者和發展集體經濟有貢獻的人員,可經過民主程序,提取獎勵金,調動干事積極性。拿出部分收入用于群眾分紅和公益事業、基礎設施建設等,讓群眾感受到支持村級黨組織發展集體經濟帶來的紅利。

明確每個村民的股份比例,讓村民成為集體經濟利益的維護者。

●人才合理配備

“給錢給物不如建個好支部”“有金有銀不如有人才”。

這是榮昌區發展村集體經濟的又一理念。

全區強化鎮黨委對發展村集體經濟工作的領導,選優配強村級班子,開展農村帶頭人“大練兵大比武”,舉辦“我談村級集體經濟”村書記論壇。從區級部門遴選干部到村級集體經濟發展重點村擔任“產業助手”,持續回引優秀本土人才137人到村(社區)工作,為每個村配備1名大學生村官和1名本土回引的大專畢業生到村工作等措施,有效地盤活農村人才源頭活水,增強了發展村級集體經濟的智力支撐。

資金科學投入、項目發展因地制宜、利益分配公平、人才合理配備,帶來的效果不言而喻——截至2020年10月,榮昌全區共籌集資金1.02億元扶持139個村(社區)(含12個城鎮社區)發展集體經濟,通過項目扶持,全區村(社區)累計實現經營性收入5800余萬元(最高的超過100萬元/村),已全面消除集體經濟“空殼村”,直接受益農戶2.2萬戶(其中貧困戶、脫貧戶1700余戶)。

▲ 榮昌區村(社區)黨組織書記“大練兵大比武”決賽論壇

☆激發一線活力:實現“顯績”和“潛績”的密切結合

榮昌在發展集體經濟考核量化上,考慮到各村的實際,運用了“因地制宜”科學考核方法。充分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在2013年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提出的“要改進考核方法手段,既看發展又看基礎,既看顯績又看潛績,把民生改善、社會進步、生態效益等指標和實績作為重要考核內容”,實現做“顯績”和做“潛績”的密切結合。

在顯績考核上,按盈利給予合格、示范評級。屬于“空殼村”的,村級班子原則上不評定等次,村干部個人原則上不評為優秀;屬于“薄弱村”的,即村級集體經濟年度經營性純收入低于1萬元的,村級班子原則上不評為二等獎及以上,村干部個人原則上不評為優秀;屬于“推進村”的,即村級集體經濟年度經營性純收入高于1萬元、低于5萬元的,村級班子原則上不評為一等獎。

在潛績考核上,綜合產業發展后勁、人才引進、民生改善、生態效益等綜合因素評分。

科學的考核,讓榮昌區集體經濟發展呈現蓬勃發展態勢。

有資源的村,想方設法盤活資源。萬靈鎮大榮寨社區利用安置房、新農村等物業管理空白的問題,發展物業經濟。2018年實現集體純收入14萬元,2019年實現集體純收入35萬元。社區有了自己的企業,群眾在家門口就業,共享集體經濟發展成果。

沒有資源的村,則在農業產業上得到發展。八角井村是典型的“三無村”(無基礎、無特色、無優勢),為切實解決制約該村集體經濟發展的各類問題,八角井村堅持將“有限的雞蛋”放在多個“可靠的籃子里”,因地制宜,采用諸如“土地合作社+高等院校+專業合作社”“土地合作社+農業企業”等模式,引入企業發展特色種植項目。如今,八角井村已有10余個現代農業項目成功入駐。2019年,土地合作社向全村11個集體經濟項目,提供共約1800余畝土地,為村民發放保底性分紅90余萬元。

榮昌,集體經濟“蛋雞概念”已駛入深水區,集體經濟的“經濟學”實踐邏輯越來越明晰。目前,全區已經消除“空殼村”,“顯績”和“潛績”正彰顯著磅礴力量。


?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意見反饋 Copyright201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農家科技、城鄉統籌發展網 版權所有
主管單位:重慶出版集團  主辦單位:重慶農家科技雜志社有限公司  城鄉統籌發展研究中心
協辦單位:重慶市發改委、重慶市城鄉統籌辦、重慶市農業農村委員會、重慶市扶貧辦、重慶市教育委員會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渝B2-20170014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網出證(渝)字第002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渝網文(2016)4551-030號
渝公網安備50010802001019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50120180006 渝ICP備10015940號-1 技術支持:城鄉統籌發展網
亚洲美色在线播放